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有層次,無淘汰” “后掐尖”時代什么是好學校

2019年06月17日 07:24 來源:中國青年報 參與互動 

  原題:“后掐尖”時代什么是好學校

  陳愛玉:有層次、無淘汰,讓學生享受心靈的自在

  什么是好教育?什么是好學校?

  這不僅是教育專家思考的問題,也是很多家長在思考的問題。

  在幾年前,這個問題似乎很好回答:升學率越高的學校就是越好的學校。在這種觀念下,好學校想盡辦法尋找好學生,家長想盡辦法把孩子送入好學校,于是一個教育怪圈形成了,家長擇校——學校掐尖——學校之間不均衡——家長更強的擇校愿望……

  這個怪圈帶來的是負擔過重的孩子、焦慮過度的家長和異化了的教育。

  現在,隨著教育改革的不斷深入,這個怪圈正在斷裂,斷裂的關鍵點就在阻斷學校掐尖這一環節,小學直升初中、九年一貫制、集團化辦學……好學校不再是好學生的“收割機”,越來越多的孩子在家門口就能上好學校。

  應該說,我們的教育已經進入了“后掐尖”時代,那么現在還是那個問題,當學校不再“掐尖”了,好學校的標準有沒有改變?什么樣的學校能稱為好學校、什么樣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

  近日,在北京市東城區委教工委、東城區教委舉辦的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學陳愛玉校長辦學實踐研討會上,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了陳愛玉及專家和教師,試圖探尋這個問題的答案。

  教育的根本目的不是淘汰而是成長

  在“掐尖”最為瘋狂的那些年,有人曾經這樣評價所謂的好學校,“勺子長鏟子短”。

  北京市教委副主任李奕多次指出,北京市當前進行的改革,就是要學校更加關注自己“加工”學生的能力而不是如何“撈”學生的能力,也就是不能再當長“勺子”,而是要當好“鏟子”。

  那么怎么才能當好這把“鏟子”呢?

  “‘掐尖’時代逐漸遠去。相對應的是學生情況千差萬別,基礎和能力參差不齊。面對這樣的現實,我們的做法是‘有層次、無淘汰’。”陳愛玉說,所謂的參差不齊,無非就是學生基礎和能力的不同,但是這些是可以改變的。

  可以把陳愛玉所說的“有層次、無淘汰”分為兩個部分來解讀。第一是“有層次”,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因材施教。

  “學校有‘三優’目標,就是要讓‘優秀生更優’‘普通生成優’‘潛質生向優’。”陳愛玉說。

  據了解,學生入學后會接受一個微觀調研,學校要對每個學生的家庭情況、特長愛好、學習態度、學習成績等有個大致的了解。

  有了摸底,有了培養目標,體現在具體教學中的學案課案就是不同數量的“星”題。對于那些課上可能會“吃不飽、喝不足”的優秀學生,學校提供五星、四星題讓他們做。而大多數學生只要掌握三星的題目,達到“應知應會”。當然,如果想“跳一跳”,四星五星的題就是現成的“掛得更高的果子”。

  而對那些沒有形成良好學習習慣的學生,每個班都會把他們編作一個小組,由專門的任課老師輔導,關注他們在整個學習中的表現,出現問題及時跟班主任老師進行溝通,班主任老師也會及時與學生的家長進行溝通,這樣構架起一個家長學校學生老師互相之間協調溝通的途徑,幫助學生向優改變。

  而現在的學校還有個特殊群體,比如家庭離異學生等,在這里會為他們建立心理檔案冊,對他們學習生活進行密切關注。“有一個初三學生,父母經常鬧矛盾,鬧到激烈的時候誰都不管孩子,放了學沒地方去。”陳愛玉說,“這樣的孩子就是我們一七一的孩子。班主任是一直將他帶在身邊的。”

  第二個部分是“無淘汰”。

  改革之前,學校的榮譽感來自哪里?“是升入北大、清華的人數”。那么這些學校的通常做法是這樣的:為了保證有20人考上北大或者清華,會動員50人去報考。

  當學校的眼睛都盯著頂尖的那幾個學生,其他人都成了“陪綁”的,教育約等于淘汰。

  對于“有層次、無淘汰”,國家總督學顧問陶西平這樣解讀,“是不是把一個孩子教好了,首先看是不是讓這個孩子比原來變得更好了”。

  課程叢林引領學生實現夢想

  “要實現‘有層次、無淘汰’除了有全體教職員工在觀念上的認同外,還要有操作的‘路徑’和‘施工圖’。”陳愛玉說。

  一七一中學把自己的課程體系稱為“叢林課程”,其中,國家課程是“主食和主菜”,校本課程是“配菜和甜點”。

  “最難的應該就是課程內容的研發。”陳愛玉說,現在的課程體系集中了全校各學科老師共同的智慧和力量,在國家課程校本化基礎上,又繼續開發有特色的校本課程體系,“把原來的常態美術課變換成16門美術模塊課程,把一門傳統的音樂課,變化成20多門音樂模塊課程……”以科學、體育、藝術為內容的校本“課程叢林”為學生搭建40多門課程的選課平臺,力圖讓每個學生都有選擇性學習的機會。現在一七一中學的學生在學校每人至少能學會4門藝術、2門體育、1門科技。“最終實現各選所愛、各研所長、各成其才。”陳愛玉說。

  這樣的教育對老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個美術老師在別的學校可以按照常規按部就班地上課,但是在一七一中學他可能教的是“科學與繪畫”,也可能教的是“創意與繪畫”,還可能教的是“動漫課程”。

  雖然辛苦,但是卻給老師提供了更高、更大的舞臺。

  一七一中學高中政治教師李昂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系,因為對哲學、經濟學等有一定的研究,依托學校的叢林課程體系,李昂老師又開設了幾門課程:“在PPE課程上,我講授中西哲學史、宏微觀經濟學。在人文講座中,我帶領學生閱讀經典原著,辨析真善美。作為翱翔計劃教師,我指導學生完成學術論文寫作,通過專家答辯。”

  李昂在上哲學課的時候發現一個理科生對這門課非常感興趣,于是,便帶著這名學生一起讀哲學史。

  有付出就有回報。

  一天,這名學生拿著一本翻爛了的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問李昂:如何從亞里士多德的邏輯范疇表推出康德先驗知性論的范疇表?李昂見時機成熟便告訴他:只有頂尖的綜合性大學才開設哲學專業。努力吧!

  最終,這名學生也考入了人大。畢業時他送給老師一句話:“無論今后學習了多么高深的知識,我永遠記得,那個引領我走進哲學世界大門的人,叫李昂!”

  跨界融合:把虛的教育做“實”

  課程改革、高效課堂、給學生個性化的選擇……但在應試觀念根深蒂固的今天,很多家長甚至一些教師和校長都會認為素質教育是“虛”的:“什么素質不素質的,高分才是‘王道’。”

  “從剛剛結束的高考看,考試已經在融合了。”陶西平說,有人開玩笑:今年的高考上海考音樂,北京考美術,全國卷考勞動。如果你不懂藝術就寫不好作文。這其實在告訴我們,“不能把教育目標和教育工作弄混了,有學校往往把德育變成德育工作,體育變成體育工作,割裂開來了。我們要注重教學改革中的跨界融合。”

  “我們的實踐恰恰證明,素質好——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才能不怕考。”陳愛玉指出,學校的中高考成績與體育、科技、藝術業績一樣一路領先。

  “實現跨界融合,就是要把事情做實。”陳愛玉說,現在,北京優質的教育資源那么豐富,各個學校的家長、學生有權利享受這種自在,也只有自在的心靈才會孕化出新的創造。

  既要立德樹人,也要學生們內心自在豐盈、充滿創造力,怎么才能做到?

  “這考驗的是學校和老師的政治素養。”李奕說,這個素養不是簡單地貼標簽,而是要具體到教育教學過程當中,體現到老師所選用的情景、選用的素材和采用的策略當中。“比如社會上的負面新聞,老師們照樣可以講霧霾、講疫苗事件、講我們社會上的那些痼疾頑癥,但是老師要有價值判斷的素養,要通過自己的消化、自己的情感表達,讓孩子了解和知道自己的責任,而不是逃避和否定,為他們建立正確的價值觀。”李奕說。

  90后教師李昂有一個堅定的信念:今天,我們不負學生,20年后他們就會不負我們的國家和民族。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樊未晨/文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陳劍/攝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于曉】

>國內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