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企業討債9年打贏官司也沒用:法院領導是對方親兄弟

2019年06月17日 07:16 來源:中國之聲 參與互動 

  山東一企業討債9年打贏官司也沒用:法院領導和欠錢企業負責人是親兄

  據中國之聲報道:誠信建設萬里行,我們再次聚焦法院執行難。事情要從十年前說起。一家名為浙江博元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的建筑公司承接了山東省青州市平安大廈的施工工程。按照約定工期,他們在一年多的時間里蓋好了房子,但卻用了九年的時間討要剩余的工程款,甚至對簿公堂都沒有解決問題。

  從法院一審、二審到發回重審、再二審……明明打贏了官司,可原告就是拿不到勝訴的工程款。與其他執行案件不同,這起執行案件并不是沒有錢可供執行,而是應執行的3500多萬剩余工程款,一直封存在法院賬戶,無法執行。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討要回工程款如此艱難

  完成所負責范圍建設,卻沒有得到足額工程款

  陳華明是負責山東青州平安大廈建設的項目負責人。10年前,他所在的公司浙江博元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后簡稱浙江博元)與浙江金華嘉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后簡稱金華嘉華)簽訂合同,從金華嘉華手中承接了山東青州平安大廈項目,雙方簽訂的合同明確,金華嘉華的實際職責由青州市佳華置業有限公司(后簡稱青州佳華)代為履行,也就是說,之后工程中溝通的雙方為浙江博元和青州佳華。

  陳華明:“09年6月初承接的工程,做了一年多的工程,討了九年的工程款的債,到現在為止,它50%的工程款都沒有付給我們。”

  根據浙江博元提供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以及《青州市平安大廈工程承包補充協議》顯示,浙江博元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了所負責范圍內的建設,卻沒有得到足額的工程款。無奈之下,2013年9月,浙江博元把金華嘉華和青州佳華起訴到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要求對方支付剩余工程款。

  陸曉東:“從濰坊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到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發回一審重審,結束之后對方公司又上訴,后來在2016年的時候,山東省高院進行了最終的判決,判決我們勝訴。勝訴之后,對方公司又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被駁回。他們又向山東省檢察院申請,要求檢察院提起檢察監督,檢察院最后不支持。”

  官司前后持續了3年,同一個工程項目、同樣的原告被告,幾乎把《民事訴訟法》的程序走了一遍。2016年12月17日,山東省高院民事判決書顯示,這場官司的結果是維持原判,原告浙江博元勝訴,被告金華嘉華和青州佳華向原告支付包含利息在內的工程款約3500萬元,并駁回了青州佳華提出的浙江博元工期延誤的主張。陸曉東說,沒想到的是贏了官司,他們反而收到了一張要求支付工程款的執行通知書。

  陸曉東:“叫我們向青州佳華支付工程款的本金和利息。”

  勝訴的工程款無法得到執行,是否與親屬關秀密不可分?

  2017年的夏天,浙江博元收到了一份蓋有山東省濰坊市中院公章的執行通知書,落款日期是2017年7月24日。通知書顯示,2016年4月26號,由濰坊中院做出的濰民一重字第4號民事判決書已發生法律效力,也就是說浙江博元起訴青州佳華的一審判決生效。蹊蹺的是,執行通知書是讓浙江博元向青州佳華支付工程欠款本金和利息。濰民一重字第4號民事判決書顯示的勝訴方,明明是浙江博元,支付欠款的是青州佳華,通知書卻弄反了原被告。上周,中國之聲記者聯系了這份執行通知書的聯系人——濰坊市中院執行一庭庭長馬懷國,并未得到正面回應。

  馬懷國:“等我再了解一下情況好吧,這么長時間過去了,我調出卷宗再看看。”

  拋開這一錯誤執行通知書的插曲,為何已經勝訴的約3500萬工程款至今還無法執行?浙江博源法務部經理陸曉東告訴中國之聲記者,在官司塵埃落定之后,他們曾向濰坊中院申請過執行,中院的工作人員稱無法執行的原因是,浙江博元起訴青州佳華的案件勝訴后,青州佳華又數次在山東青州法院提起訴訟,被告是浙江博元,山東青州法院因此申請了財產保全。

  陸曉東:“我們去領(3500萬執行款)的時候,收到了(青州佳華)一個1900萬的(訟)案子,就拿不走這錢,拿不到錢之后我們就回來,我們要求3500萬中除去被訴訟的1900萬,剩余的1600萬支付給我們,我們又寫了個申請,又遞交了這份申請之后呢,我們又收到了一個1600萬的訴訟。”

  兩份訴訟標的額正好覆蓋了浙江博元要求執行的3500萬工程款,浙江博元只能寄希望于案子盡快開庭,勝訴后拿回工程款。2018年8月30日,青州佳華對浙江博元發起的1900萬訴訟案經過青州法院一審、濰坊中院二審后,浙江博元勝訴。但讓陸曉東沒想到的是,他們又迎來了青州佳華新的訴訟。

  陸曉東:“勝訴之后我們去拿1900萬的時候,又來了一個1800萬的案子。”

  這讓浙江博元感到十分不解,只要自己一申請執行就會收到訴訟,而且提起訴訟到被法院受理,走完所有流程,只有短短幾天。二是青州佳華的訴訟理由,無論是稱浙江博元工期延誤還是未提交全部的竣工資料,這些都在此前已經生效的民事判決書里被駁回。

  無奈之下,浙江博元把此事反映給了山東省政法委舉報信箱,得到了相關部門的督辦。山東濰坊市中院也在今年1月25日做出民事裁定書,裁定書顯示,原告青州佳華的經理和青州法院分管民事審判工作的院領導系親屬關系。根據相關條例,青州法院應實行回避,不能對相關案件行使管轄權,相關案件移交山東濰坊臨朐縣人民法院審理。這一關系,案件當事人也向青州市人民法院紀檢組組長房德泉所證實。

  當事人:“是親兄弟關系吧?”

  房德泉:“嗯嗯,是啊,對啊。”

  陸曉東認為,自己勝訴的工程款無法得到執行,和青州佳華與青州法院院領導存在的這一親屬關系密不可分。雖然目前案件已經移交到臨朐縣法院進行審理,但3500萬的勝訴工程款能否得到執行、何時能夠執行仍是未知數。

  記者在工作日數次撥打青州法院分管民事審判工作的院領導王江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青州佳華的訴訟理由在此前就被已生效的民事判決駁回,為何還能屢次立案?案件何時能有個結果?中國之聲將持續關注。

  央廣記者 常亞飛

【編輯:劉羨】

>國內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