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租江景房、辦7張信用卡 裝出來的“假精致”暴露虛榮

2019年06月13日 08:11 來源:錢江晚報 參與互動 

  你是被“假精致”掏空的年輕人嗎

  《半月談》刊文:一些年輕人被所謂“精致生活”透支錢包,掏空身心,侵蝕靈魂

  我們找了幾位深有同感的年輕人,他們各有各的“假精致”,也各有各的真苦惱

  本報記者 黃小星

  你是被“假精致”掏空的年輕人嗎?

  最近,《半月談》刊文批評了這一現象,眾多公號轉載,朋友圈被“假精致”這個熱詞刷了屏。

  “假精致”,指的是當下一些年輕人超越自身實際、過度追逐所謂“品質生活”導致的預消費、高消費,被無孔不入的“精致”透支錢包,掏空身心,侵蝕靈魂。這其中,還包含著消費主義下欲望與現實的矛盾。

  我們和幾個認為自己“假精致”的人聊了聊,聽聽他們陷入“假精致”的原因和焦慮。

  人物:小白,95后

  月薪五六千元,花3300元租江景房

  “假精致”的概念一出來,朋友轉給我一篇公眾號文章。我一看,可以說很“扎心”了。

  上大學時,我每個月花銷三四千元,沒錢了就問爸媽要,對花錢沒概念,也沒存錢的意識。每個月的大頭就是吃飯、衣服、護膚品。大三時我去法國交流,接觸到一些輕奢品牌,買了幾個包包。但我沒覺得自己花錢特別多,和同齡人比算中等吧。

  大學畢業,我一開始和同學在杭州的城西合租,1500元一個月。那是個群租房,房間很小,朝北,還沒有窗,特別壓抑。有天我騎電動車回家,不小心把腿摔骨折了,這樣一來,我再也不想住得那么憋屈了。于是我在公司附近看了房,直到走進現在住的這間,豁然開朗:這么高的樓層,這么大的落地窗!站到陽臺上一看,錢塘江就在腳下,視野特別開闊。我一時沖動,就把整套租下來,當時我月薪五六千元,租房花了3300元,也懶得再當二房東找租客了。

  沒想到,獨立生活處處都要花錢。我原來還喜歡自己做飯,后來加班多了,每天回來只想“葛優躺”。我有個飯友,我們搭伙吃飯,一餐一個人常常要花100多元。有時去吃蒸海鮮,人均就要300多元。我皮膚不好,用的化妝品,隨便哪樣都要幾百元一瓶起的價格。至于衣服,我換季時一收拾,就倒騰出6包閑置不穿的。再加上買買書、看看演出、參加音樂節,這些愛好也都要花錢。我還很喜歡出門旅行,幾個月不出去一趟,心里就癢癢。

  說來慚愧,我工作快一年,最近才勉強自給自足。身邊很多同齡小伙伴都和我差不多,工資也就夠零花的,不然還得當“伸手黨”。我也覺得自己的消費方式不對,這個月,我開始記賬了。

  人物:楊桃,85后

  曬名牌包包,背后是分期付款

  我覺得自己被“假精致”掏空,是有原因的。

  每天一打開手機,各種“種草文”撲面而來。打開這條,妝容精致的小哥哥手舉最新款口紅,高喊“買它買它買它”;打開那條,大量明星潮人自拍,告訴你不馬上擁有一條小白裙加方頭鞋就落伍了。我一邊不停往下劃,一邊打開購物網站搜索同款;再打開一篇,喲,文章里這款澳洲谷飼安格斯牛排,點一點小程序就能買,真方便。不知不覺刷刷手機,幾百塊錢就花出去了。

  我還感覺自己被“朋友圈”綁架了。比如出門旅行,不住得好一點,拍拍酒店的無邊泳池,再發個帶定位的朋友圈,就感覺在節假日的“朋友圈攝影大賽”中敗下陣來;比如某個品牌新推出限量版彩妝,明明手頭的化妝品已經夠用好幾年,但一想,這個發朋友圈一定很多點贊吧,于是頭腦一發熱,買!

  最近,我花了兩三個月工資,找代購入手了一個名牌包包。找個最好看的角度,再動用各種濾鏡修圖,最后假裝隨意地配上一段實際精心編撰的文字,發了朋友圈。果然,點贊評論如潮水般涌來,朋友們紛紛冠以“貴婦”“有眼光”,我心里那叫一個爽。真相是,為了這個包包,我不得不用了某移動支付app的分期還款。利息有多高,用個網絡熱句來說,“咱也不敢問,咱也不敢說”。平時我的常態是,一到每月10號的還款日,就東拼西湊地把錢還上,實在不行就換著app借錢,拆東墻補西墻。下個月,同樣的劇情再上演一遍。

  每天,我一邊在朋友圈享受贊美,過著看上去精致的生活,一邊又和不斷增長的透支數字作斗爭。

  人物:陳翰,80后

  孩子上高端私立幼兒園,辦7張信用卡

  光從收入看,很多人都覺得我應該是“真精致”,從我的朋友圈來看,也的確是“二娃在手、吃喝不愁”。

  我妻子是全職太太,我家支出大頭就是養娃:大女兒上著一學期兩三萬元的私立幼兒園,我還給她報了5個興趣班,一個班起碼要花兩千元。去年,小兒子出生,尿布、奶粉、玩具……和吃喝玩樂追求“假精致”比起來,養娃的消費才是“超音速鈔票粉碎機”。在朋友圈一曬兩個娃的日常,朋友們紛紛說我是“人生贏家”,實際上,我卻常常在“吃土”。

  最近,上海一家公司把我挖過去,我算了算,收入比在杭州高,無非一個星期多花100多元的高鐵車票錢。為了養家,我對個人花銷克制到極致。你看,我身上這件T恤,還是我上一家公司的工服。平時,我打著開發產品的旗號,住在公司——實際是為了省房租,吃飯也在公司食堂,洗澡就蹭公司樓下的健身房,半年年卡1000多元。雖然這樣,到了月底,也常常入不敷出。我辦了7張信用卡,欠了6位數的卡債。當然,這些我是不會發朋友圈的。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這樣被“假精致”掏空的年輕人,《半月談》原文舉了不少例子:有人月薪不足7000元,卻要按揭購買奧迪車“充門面”;有人月薪6000元,卻每天花掉100多元,吃精致的商務套餐、再來個有咖啡有蛋糕的下午茶。在他們的朋友圈里,小家電非“戴森”不用;賞櫻花非日本不去;吃面包非“全麥”不碰;選服裝,非“設計款”不穿……

  然而“精致”的背后,卻可能是不停透支的信用卡、凌亂逼仄的出租屋、隨波逐流的精神生活。一條高贊評論說:作為一個專業信用卡催收人,我常常看著那些1997年、1998年的姑娘欠了六七萬元的信用卡,我真的很想問問她們在想什么。

  融360消費調查顯示,我國90后在借貸市場中占比高達49.31%,位居亞洲同齡人首位。而其中有28.57%的人使用消費貸款,是為了償還其他貸款。

  《半月談》指出,“假精致”暴露出的是人性的虛榮和社會風氣的浮泛。年輕人在追求精致前,可以先問問自己,是否具備這樣的能力。

  所有硬撐出來的“假精致”

  都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有句話說,“面具戴久了,就會忘記真實的自己”。年輕人,如果沉浸于“假精致”帶來的虛妄滿足感,很容易陷入其中、迷失自我。

  也許對“假精致”者來說,也有其自洽的邏輯:人都是活給別人看的,所以自己過得再怎么困窘、家里怎么一地狼藉不要緊,重要的是別人眼里的自己要體面,所以無論去掉“濾鏡”后的生活多不堪,都要將精心營造的歲月靜好表象、貴族般的高級生活場景展示給他人。要的就是“裝自己的精致,讓別人羨慕嫉妒恨去”。只不過,所有硬撐出來的“假精致”,都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錦衣玉食,可頤其形”,但維護這層形象的成本極為高昂。就像“北上廣不相信眼淚”那樣,錢包與網貸額度也不相信精致。出來“假精致”,遲早是要還的。 據新華社

【編輯:郭澤華】

>社會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票大奖